不要说二遍、

瞳孔温暖、凉心不安 唇齿颤抖、新欢久爱

恨水:

分享一个我想了好几个月的心路历程。

klaro:

《她的心里》,画了个原创相关的短漫

吃米线的时候看到一只萌喵😘😘😘
给它照相的时候把它给吵醒了😳😳😳
它慵懒的走过来、在我的毛衣上蹭啊蹭啊蹭啊、然后卧在了我的腿上
我猜、它肯定在想、喵、好暖和好暖和好暖和😂😂😂

不知不觉
演唱:小贱
天下起雨了,心情什么颜色。
你喜欢的歌,正循环播放着。
失去你的我,快乐还是不快乐。
脸上的笑容,看似真的。
我不敢假设,我们还相爱着。
美好的感觉,一辈子都记得。
那个千纸鹤,我会好好保护着。
它承载着曾经的温热
我的心不知不觉就痛了
还要过多久才会慢慢愈合
以为那天我没一点不舍
原来伤口能潜伏的那么深
我的脸不知不觉就湿了
说你对我不重要是骗人的
我一直就是个傻瓜来的
你已不是我的 我还依然深爱着

天气阴晴不定
犹如我莫名其妙的心情、
大脑啊、你总是调皮的遮遮掩掩
与你脉脉相连的心总是最直白的、
我在想、
没有起床气睡饱了的我很开心很开心、
画了美美的妆容的我让自己时时都很惊艳、
穿了漂亮喜欢的衣服的我很雀跃、
吃到了自己喜欢吃的的我好幸福、
看到了萌萌哒美美哒照片的我总觉得温暖在我身边、心软的溢出了很多的泡泡、
听到了喜欢的音乐的我专注或者悲伤、安静的摇晃或者整个人发酸的流不出眼泪、找不到理由的情绪啊、多么的让人难以捉摸、
见到不想见的人的我懒得隐隐藏藏、
听到不想听的话的我心里或许留下了大小不一的痕迹、
看到的、电话说出来的、写过的、行动起来的、以前想的现在想着的未来想的的我、都是认真的、有多真呢、你说多真是多真呢、
引起波澜的都是些东西啊回忆啊、
那些摸得到的被赋予了生命的东西、
还有那些虚无缥缈而梦幻的存在、
好惶恐、
好委屈、
好静、
我找不到的、

你可知
我这边
花开灼灼

此年经后、我和你一直是我们

↣↣只是想写点什么
文字、我把它搁在了心窝处
那里是心脏。
它和心的情绪一样的扑通扑通、心脏温柔而紧致的包裹着一些说的、不说的
那些七彩斑斓的文字就是你的心、你的爱、你的恨、你的真、你的伪、你的悲伤、你的快乐、你的想要说的话、你的不可说的秘密。当你想起什么时、它就鬼魅般的蛊惑你陷入天堂、地狱。
你在里面迟疑徘徊、你却不知道那些你想起的其实早已是画面如初而又光影颓败。
你就这么的总是的在念与不念里走进去出不来、
唉、你要囚禁你永远么
我告诉你啊、你写下来、很简单的、看看你的心、稍微的装饰一下手掌按住它粘贴复制就ok了、
就让它被一些随意的框框架架囚禁着吧、
判你终生放荡不羁、孤独安静、喧嚣乖张。
大概我爱文字更爱那些晦涩难懂易拗口的文字是因为我爱看它们随时绽放随时死亡的感觉?
美丽、或者字里行间灵魂的尖叫?
我在想是不是该看一些名著或者很有名的很有大道理小哲理的书、
洗涤灵魂、心灵共鸣、真的。
一次又一次的感受到万物之初。
看那些虚幻的真实写照、窥探它们的内心、安静听它们的声音、与它们一起经历世事沧桑、然后找到可以与它感同身受的地方、
这样子、你可以和它在不同的时空里有了一样的心情、这样、真好。
似懂非懂是感觉、
懂了却是真的不懂了、
我相信这世上唯有感觉是真的、
它是感情的升华。
从头到尾的欺骗、想想都不寒而栗、
欺骗了感情、欺骗了感觉、一切都是假的、
一切是什么?
可能是回忆
可能是时光
可能是笑容
可能是爱你
可能是话语
那段时间空间人物都是空的、
最后、回忆就是加了文字的图片和视频、
你想它是什么就是什么、
这世间唯一不变的就是你的感觉、在变中不变、
我要是写不出来文字了、我感觉我的心会缺少一块儿、灵魂会动荡不安、
写吧、随心的写吧、真真假假看的人不需要知道也不需要猜测、因为我写的只是心情、
一直觉得感性的人会很美好很幸福、哪怕以后她们被现实所改变、那么那种纯粹也还是会有所保留、
比如、给了亲近的人、给了所爱的人
偶尔的感性、很温暖
怎么形容呢、
是一种缓慢的惊喜吧、
慢慢的慢慢的流淌在心底再彻底的炸开、渗入骨髓
眼睛暖暖的、心里塞的满满的阳光、
像是才被晒了的被子柔柔软软的、
不要丢失了自己的心
不要忽略了自己的心
也不要看不到自己的心
失心人、要不忘初心阿
愿你感性与理性并存、愿你夜里无梦、安静的只是闭眼睡觉
也望你可以时时清醒透彻的看看你的心、问问它、你好么
我一直坚信着、当一些事情发生的时候、
那些人那些事一定会在以后的日子里让我清晰的想起来、
然而并不然
当时觉得一定会记得的反而记不到了
记到的反而是一些很平常的
我开始怀疑我老了
怀疑我的记忆退化了
前不久、我突然在想是不是我回忆的次数多了、它褪色了呢、它消失了呢
有这个可能
总是的回忆人或者事
久而久之那些就真的变成了封了尘的回忆
笑多了会悲伤
哭多了会没有眼泪
话多了会孤独可笑
也难怪
回忆多了会褪色
收音机里的磁带灰化了它不会说话唱歌了
书本的页面泛黄了它不再清脆光泽了
高跟鞋不磨脚了它却失了颜色添了印痕
你喜欢的你爱的似乎都不是那个样了、
直白点、只不过是它们无用了、
对你无用了、
再也给予不起你什么了、
你就任而任之的丢弃了吧
一遍遍的回忆中不知不觉得丢弃着不想要的
可能
连回忆也是那么的单薄、
等你老了、可能回忆变成了一件吃力的事情、
就如你拿着一本巨大无比的书、你想要找什么、却总是找错了地方或者是没有了力气去翻开它
很多你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不愿意说的话最后都会变成不能说的秘密、
那个秘密也只属于你自己、
因为你自己选择了不可说、
那么、一切发生的后果你将要安静的看着去接受、
自从你有了自己的思想以后、选择权就在你的手上。
以前看小说、我可以接受男女主角不在一起的各种各样的悲伤结局、
我最接受不了的是、错过。
我记得很清楚、小说里一般都会这样写、
跳跃式的、
几个月、几年、以后、
他或者她发现了当时的真相、一个对于现在来说是晚了的真相、
这就是错过、晚了的意思。
那个时候我就想、以后我绝对不要错过。
后来呢、
为了不再错过、我做了很多的事情、
我想、就按着心里的想法去做吧、万一是对的呢?
也不全对啊、受伤了啊、但是现在我还是这样想的做的啊、
不过不再是为了怕错过、
只是为了我想而去做的
无论何时何地何人、不会看不清了自己的心、

看到的一段话、

我会为了你做好晚餐、却还是没叫你来、只是把那天晚餐的蜡烛留给你做纪念
我会为了你蓄了一头长发、只因为你说你喜欢我长发、和你见面时我却要剪了它、再把剪下的长发送给你、你会更记住我长发的模样
你说你喜欢我柔软灵活的双手、于是我用这双手为你清理 、为你穿衣 、为你剪发 、为你安慰 、为你种花、最后那根为你所爱的无名指却戴上了其他人的誓言
回眸看了你一眼、
这一眼用了我一生的气力、
对于你或许只是一瞬

一些小情绪、

之于你听过最伤人的一句话、

我不要你了。

之于想的、

总觉得我会得了各种神经病的
不会被关注或者是抛弃
也不会到精神病院
我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世界很大很大很大
我的喜怒哀乐在里面都是放大状态的、
有一天、
我会死的、
我自己把自己给自杀了、
呵呵

人阿、
都是孤独的
然后
就该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拥有
直到死去、终究是一个人。
这是最久远的最真实的最不需要任何人去陪伴的一直、
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你的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
无法思考、大概是被什么挡着了、被堵着了
我正在那里撞啊撞啊撞啊……
累了我就歇歇
懒了我就不干了
就是一直在那里撞

之于剪发、

剪掉了岁月、
落下了碎碎的悲伤
在地上
滴了点点的血梅
你说、
美丽的雪你怎么不是白色的呢
我明明最喜欢白色的雪了
你看着镜子
看着回忆
恍惚间
有声音在你耳边呢喃着呢喃着
剪短吧、剪短吧、
走吧、走吧

之于别人的图片别人的文字、

那时会疑惑、
世间那么多的有情人、
是如何于亿个背影偏和你碰上、
——终于有一天他走到了我的面前、
当四目相对时、
我们都知道、
这不是「相遇」、是「归来」

之于Beach、

总是做蠢事、
黑夜里的心按捺不住的黑化
好似是另一个相反性格的你
别做梦了、别幻想了、别多想了、别回忆了、 回到现实里吧、
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自闭、自残、自甘堕落、
想要不顾一切的去见你、是不是有点可笑
这世界怎么可能有不顾一切。怎么可能连自己都不顾是吧……
我还很任性、 有很多的小脾气、
有的时候可能还很幼稚
未来我也看不清
现在我也没有做好
我想见你又怕见到你
我怕这样的我让你不可置信
我不会做饭
很多很多很多我都不会也没有准备好
你若是来到我身边、
我就只会看到你、
就什么也不怕了。
你怎么那么懦弱了
你现在成了你以前最厌恶的那种女人!
拖拖拉拉的、矫情、恶心、一点都不果断
记住了、不要做Beach。ok?
嗯。我知道。

之于去哪儿、

那边是你家吗?
恩,快到了
谢谢你收留我啊
不客气,记得答应我的事哦
放心吧,肯定带你去南极玩
good night

那边是我家了、
恩、快到了、
你爱我、对吧。
嗯、
那~~~记得答应我的事哦~
放心吧、肯定带你去最北方玩、
去看雪~~~~

之于油菜花、

你在黑暗中绽放、
犹如向日葵盛开在太阳下
它是把爱摊开在了烈日下
那是它的宿命是它终生的执念
你呢、
白日里淡静而又俗不可耐
大片大片的
往往只是让人惊叹过后就没了
却只在夜里亮艳靡靡
你说、
没有所谓的宿命、没有所谓的执念
却不知为何
我也只是开出了一朵朵的伤口罢了
任它坠落
任它凋谢
任它腐烂
说白了、就是开了谢谢了开
花开很疼花谢也很疼、
无法也无力阻止、
任它了

关于诗的、
之于前段时间看的一部电影里面的

我带着你的心
放在我的心里
从未离开
无论我在哪里、你在哪里、我亲爱的
我所做的一切
都是你、我亲爱的
我不害怕灾难
因为你是我的命运、我亲爱的
我不想要全世界
你就是我的全部、我的真爱
没有人知道这个内心深处的秘密
根本中的根本
是稚嫩中的稚嫩
是天上天、生命之树
越长越高、超越了灵魂的期望
或思念的掩饰
让星光闪耀
我带着你的心
放在我的心中

该怎么说才不会失了分寸、

你们走出了我的世界
现在又回来了
虽没有要求我做什么
却怕我拒绝了你们
我打开了大门
迎接了你们的到来
和你们念叨念叨
你们拉着我说我们的以前说你们的现在
然后你们问我的现在
我想说什么来着但是我不愿开口
你们又说、你变了
其实自己变了才会说别人变了的
你们问我过的好不好
可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
我也不知道我过的好不好
但是我觉得我好
你们觉得好便是好不好便是不好吧
我不喜欢走了的再回来的
也不喜欢你们接近我的世界我的中心
让我不知所措
我要该怎么说才不会失了分寸呢
毕竟现在寥寥无解
只是不要在让我无望